本報訊(記者景冀)和家人上山游玩歸來,卻發現自己的手包丟了,裡面裝有近2000元現金、銀行卡、身份證等重要物品。正在生悶氣的時候,失主黨女士卻接到丈夫的電話說,錢包又找到了。更讓她感動的是,拾金不昧的鄭先生還用自己的錢為她已經停機的手機交了100元話費。
  馬路中間撿到手包
  昨晚10時許,記者聯繫到了鄭先生,他感慨地說,“費了一番周折,但最終還是找到失主本人,這就放心了。”
  鄭先生是周至人,家住周至縣城。他說,5月2日下午,他和朋友一行8人乘兩輛車從周至老縣城駕車準備返回周至縣縣城,“當時路上車多,走得並不是很快。大約在下午5點半,我們的車沿著108國道行駛到距離馬召鎮還有約30公里的地方時,我發現一個東西靜靜地躺在路中間,仔細一看是一個米黃色的很舊的手包。”
  他隨即下車,將地上的手包撿起來,發現裡面有現金、銀行卡、鑰匙、購物發票等東西。“誰能把這麼重要的東西丟在這裡呢?”隨後,他和朋友們又仔細查找了一下,發現了一張名字為“黨彩群”的身份證,“是個女的,52歲,住址是周至縣馬召鎮金盆村一組。”鄭先生說,遺憾的是,只有個地址,卻沒有聯繫電話,由於當日天色漸晚,朋友中有人提議:時間較晚了,加上大家從秦嶺深山歸來都比較疲憊,第二天再想辦法找失主,“身份證上有地址,不行我們第二天就專門找過去。”
  從鎮找到村 找到失主
  昨日,鄭先生醒來後已經是日上三竿。吃過午飯,他趕緊設法聯繫手包的主人黨彩群。“我當時想,先從鎮政府問起,看看有沒有線索。”他先給周至縣鎮政府值班室打電話,“在鎮政府辦公室值班的這位工作人員叫張繼康(音),聽完我說的情況,立即就給我找到了金盆村村主任的電話。”
  在聯繫到村主任張勇(音)後,鄭先生又詢問對方是否知道村上有一個叫“黨彩群”的人,村主任表示確實有,但他本人沒有黨彩群的聯繫方式,又給了鄭先生金盆村一組小組長的電話。“一組小組長說黨彩群是二組人。”隨後,一組小組長還讓人趕緊聯繫到黨彩群的丈夫馬戰軍。“我詢問他手包里都有啥東西,他本人說裡面有錢,有身份證,還有鑰匙,但是他對錢數說得還不夠詳細。我不放心,就讓他找黨彩群本人與我電話聯繫。”
  昨日下午約5時,黨彩群將電話打到了鄭先生的手機上,經過再三詢問和核對,鄭先生確認找到了失主本人。
  今日當事雙方將見面
  在通話中,黨彩群表示她的電話已經欠費停機了,她用別人電話打給鄭先生的。聽到此,鄭先生當即表示,希望黨彩群用其本人電話再給他打過來,這樣好確認她的身份,也能更方便地保持聯繫。隨後鄭先生在自家附近營業廳為黨彩群已經停機的手機交了100元話費,並且撥通電話進行了身份確認。“我在電話里給她說,這100元算是我送給她的。因為通過這麼大的周折找到失主本人,很不容易,這也是一個緣分,我很珍惜。”
  昨晚,記者也撥通了黨彩群的電話,在電話里她的丈夫馬戰軍說,當天他們也是去山裡玩,估計是途中開車門時不小心把手包丟了,下山以後發現手包不在了,還專門沿原路返回找了一段,但沒找到。“妻子回家後一直在生悶氣,很不開心。誰知道就在這時候,突然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,說是手包找到了……好人還是多啊!”
  馬戰軍說,他們已經約定4日上午去見這位拾金不昧的好心人鄭先生了。   (原標題:為方便聯繫他給失主交100元話費)
創作者介紹

homeplace

hk23hkef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